您的位置 首页 人工智能>“被休假”4个月后,DeepMind联合创始人苏莱曼加盟谷歌AI

“被休假”4个月后,DeepMind联合创始人苏莱曼加盟谷歌AI

“被休假”4个月后,DeepMind联合创始人苏莱曼加盟谷歌AI图片来源@视觉中国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新智元(ID:AI_era),编译自theverge等,编辑:小芹、大明、张佳,钛媒体经授权发布。一波未平一波又起。Alphabet的人事变动仍在继续,这一次是De...

“被休假”4个月后,DeepMind联合创始人苏莱曼加盟谷歌AI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新智元(ID:AI_era),编译自theverge等,编辑:小芹、大明、张佳,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Alphabet的人事变动仍在继续,这一次是DeepMind的三位联合创始人之一——穆斯塔法·苏莱曼(Mustafa Suleyman)加入谷歌。DeepMind是Alphabet旗下极具影响力的人工智能实验室。

苏莱曼在Twitter上宣布了这一消息,他表示,在DeepMind度过了“精彩的十年”之后,他将加入谷歌,与谷歌AI负责人杰夫·迪安(Jeff Dean)和首席法律官肯特·沃克(Kent Walker)共事。苏莱曼新职务的具体细节尚不清楚,但该公司的一名代表透露,将是涉及AI政策方面的工作。

不过,这一举动值得注意,因为今年早些时候有报道称,苏莱曼在DeepMind“被休假”了。(DeepMind反驳了这些报道,称这是双方的共同决定,让苏莱曼“在忙碌了十年之后……抽出一些时间休假”。)有人猜测,苏莱曼的调动是DeepMind和谷歌之间紧张关系的结果,因为前者难以将其技术商业化。

尽管DeepMind在AI领域取得了一系列研究里程碑,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2016年AlphaGo项目的成功,但该实验室也承受着重大财务损失。2018年,它的收入翻了一番,达到1.028亿英镑(1.35亿美元),但支出也增至4.702亿英镑(6.18亿美元),总债务超过10亿英镑(13亿美元)。

在苏莱曼的领导下,DeepMind的健康团队开发了Streams应用程序——一个医生和护士的智能助理。

苏莱曼于2010年与Demis Hassabis(现任首席执行官)和Shane Legg(现任首席科学家)共同创立了DeepMind。苏莱曼曾带头领导了DeepMind Health部门,该部门为将DeepMind的研究商业化提供了一条赚钱的途径。DeepMind的工程师们设计了一系列具有开创性的算法,其团队还为护士和医生开发了一款助理应用程序,承诺可以节省时间和金钱。但该项目也因对英国医疗数据处理不当而受到强烈批评,并于2018年被并入 Google Health。

除此之外,苏莱曼还领导了“DeepMind for Google”团队,该团队旨在将公司的研究应用于谷歌产品的实际应用中,从而带来切实的商业利益,比如改善安卓设备的电池寿命,以及为Google Assistant提供更自然的声音。

在没有关于苏莱曼担任的新职务的更多细节的情况下,很难解释苏莱曼搬到谷歌背后的含义,但很显然,DeepMind仍在规划它未来的定位,正如哈萨比斯在刚刚发表的一篇宣布苏莱曼离开的博客文章里所反映的。

在那篇博文中,哈萨比斯描绘了DeepMind“从不成熟的初创企业到大型科学组织”的历程。尽管他强调了实验室与Alphabet其他部门之间的合作,但他最终还是把重点放在了DeepMind希望解决的“根本性突破”和“重大挑战”上——尤其是利用人工智能来增强科学研究。显然,长期研究,而非短期利润,仍然是DeepMind科学家的首要任务。

部门被合并,本人休长假,苏莱曼职位变动并不意外

实际上,外界对苏莱曼此次职位变动可以说是早有预期。今年8月,据多家外媒报道,苏莱曼(Mustafa Suleyman)已处于休假状态,公司发言人也证实了这个消息。

“在十年的忙碌之后,现在他抽出了一些时间休假了。”该公司表示,他的休假是公司和苏莱曼本人的共同决定,并表示公司预计他将在年底之前回归。

彭博社最先报道了苏莱曼休假的消息,其中谈到了他所领导的一些项目引发的争议。此次苏莱曼的休假可能是谷歌正式吞并DeepMind Health部门的强烈信号。

仅过了一个月,今年9月,谷歌和DeepMind分别宣布,DeepMind健康团队正式加入Google Health。

实际上,谷歌早在一年多以前就开始着手实施这个计划了。

在2017年的隐私风波后,DeepMind 健康部门于2018年底被新成立的Google Health合并。苏莱曼也逐步从新部门中淡出。

2018 年 11 月 8 日,谷歌宣布创建自己的医疗保健部门 Google Health;五天后,又公布了将 DeepMind Health 合并到其母公司的计划,实际上基本解散了DeepMind Health团队

DeepMind Health 品牌被弃置,苏莱曼也被剔除出该部门的日常运营工作。

谷歌2014年收购了DeepMind,这时距离苏莱曼与首席执行官德米斯·哈萨比斯(Demis Hassabis)共同创办这家公司已经过去了4年,当时的收购价格为6.5亿美元。

DeepMind医疗项目饱受争议,苏莱曼负责找“能赚钱”的项目

早在谷歌收购 DeepMind 之前,苏莱曼就一直在运营 DeepMind 的 “应用 AI” 部门,旨在寻找 AI 技术在现实世界中的实用科学研究。

DeepMind 一直计划使用 AI 来改善医疗保健。2016 年 2 月,它成立了一个新部门:DeepMind Health,由苏莱曼领导。该部门后来发展到拥有100多名研究人员。

DeepMind Health 的第一款产品是一款名为 Streams 的移动应用,它最初的目的是帮助医生鉴定有急性肾损伤风险的患者,当患者的健康状况恶化时程序就会向医生发出通报。由于这项工作需要访问有关患者的敏感信息,Suleyman 建立了一个独立审查小组,其中包括优秀的英国医疗保健和技术人员。

Streams APP

2017 年 7 月,英国数据隐私监管机构表示,DeepMind 在该项目中的合作伙伴伦敦皇家自由医院非法向 DeepMind 提供了 160 万份患者记录,该数据共享交易 “没有遵守数据保护法案”。此事件引发广泛批评,苏莱曼当时发表声明道歉。

从小痴迷哲学和企业家精神,与童年伙伴一起创立DeepMind

根据 Business Insider 的说法,苏莱曼本人曾经是一名社会活动家,他认为 “资本主义是失败的社会”,并且在人工智能研究方面直言不讳地谈及道德。

出生于1984年的苏莱曼,小时候住在伦敦北部的Caledonian Road附近,他的父亲是一名叙利亚出生的出租车司机,母亲是一名英国护士,有两个弟弟。

根据Wired杂志的一篇特写,苏莱曼小时候广泛阅读,开发了对哲学的早期热爱。他从小就对商业和企业家精神充满热情,11岁刚上中学时,他就和最好的朋友开始在操场上卖甜食。

中学毕业后,苏莱曼选择了去牛津大学曼斯菲尔德学院攻读哲学和神学。但苏莱曼意识到他不想在十几岁的时候专注于学习,他渴望走出世界并利用他的智慧产生影响。他在第二年从牛津辍学了。

大约中学时,苏莱曼通过他最好的朋友、哈萨比斯的弟弟认识了哈萨比斯。后来的事情顺理成章,2009年,他们和另一位联合创始人Shane Legg一起创建了DeepMind

DeepMind 的三位联合创始人:Mustafa Suleyman(左),Demis Hassabis(中)和 Shane Legg(右)

哈萨比斯是一名神经系统科学家、电脑游戏设计师和知名游戏玩家,从小有着 “神童” 之名;Legg拥有人工智能领域的博士学位,专注于机器学习领域的研究;三人中只有苏莱曼没有科学背景,因此,他更专注于公司的业务方面,他也是三位创始人中最常露脸的一位。

“Demis和我就如何影响世界进行过很多讨论,他认为我们需要构建宏大的模拟模型,总有一天这些模型将模拟整个金融系统的所有复杂动态,并解决最棘手的社会问题。”苏莱曼说:“但我认为,我们必须与现实世界接触。”

在公司成立初期,苏莱曼多次前往硅谷,并成功说服 Peter Thiel 和 Elon Musk 这样的亿万富翁投资 DeepMind,告诉他们他和他的联合创始人计划尽可能多地在欧洲吸引人才。这些聪明的年轻人正在研究地球上最先进的人工智能系统。

在谈到他与苏莱曼的关系时,哈萨比斯说:“穆斯塔法是一位出色的联合创始人 ,我们是在伦敦北部一起长大的家人和朋友,我们都对科学和技术进步能够带来积极的社会变革深信不疑。他出色地领导我们在应用和商业方面的工作,包括带头开展医疗保健和能源方面的工作,以及在人工智能的伦理和社会影响方面,他是一位受人尊敬的思想领袖。” 

“我们需要做一些脚踏实地的工作,做一些艰苦的工作,弄清 “道德 AI” 的真正含义。 他在 2018 年的《连线》上的一篇专栏中写道。他在此文中预测,关于人工智能的安全和社会影响的研究将是 “最紧迫的急需的调查领域之一。”

作为谷歌收购 DeepMind 的一部分,他和哈萨比斯要求谷歌成立一个内部道德委员会来监督所有部门的 AI 研究工作。今年早些时候,谷歌试图创建一个外部人工智能伦理委员会,但该委员会的成员构成遭到了谷歌内部和外部的抗议,指其成员中有人曾发表歧视言论,不久后迅速解散。苏莱曼正是该委员会的外部成员之一。

此次苏莱曼加入谷歌据说是涉及AI政策方面的工作,不知会不会和人工智能伦理委员会有关呢?

上一篇:创客、孵化器、人工智能、石墨烯……中国创新中有哪八“大异军突起”? - 2019 T-EDGE
下一篇:返回列表